登录  |   注册
新闻详情

滚滚红尘如一梦,品三毛不一样的人生

发表时间:2019-04-06 10:00

 对于三毛,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滋味。也不知是怎的,越走进她,越觉得她神秘,深不可测。但后来仔细想想,我认为八个字就足以概括她短暂却鲜活的一生——一半明媚,一半忧伤。

  她是明媚的天之骄子。

  六岁的三毛被送进学校读书,她是坐在第一排的小女生,并没有什么特殊。然而每每写起文章,洋洋洒洒,措辞优美,总是被当做范文朗读。这是一个小女孩心中的小小的骄傲。幼年的她,更表现出在绘画上惊人的天赋。她笔下的花鸟柔软而灵动,笔笔都表现出强烈的感情。就连教她的蒋幼轩老师也自叹不如,非常欣赏她的画。

  如果说,幼年的三毛是天资聪颖的,那长大后的她就是豪放不羁的。她喜欢穿红色的高跟鞋,喜欢做万众瞩目的公主。在送别顾福生的晚会上,她不停的与人跳舞,浑身上下散发着水晶一般的光芒,无数人被她吸引。就算是在遥远的马德里小镇上,她也总是最受追捧的神秘优雅的东方女子。

  她的情感生活也是相当的然人羡慕,她有众多的仰慕者,她却嫁给了一个西班牙人。童年的预言一朝成真。他是真正理解他的人,他包容她的一切不合逻辑的行为,他陪她在撒哈拉沙漠行走,过起了神仙眷侣般的属于他们的小日子。简单而温馨。

  她也是忧伤的红尘写者。

  就像太阳照射下的地球,总有一面是阴暗的。上帝总是公平的,不会只是赋予人们美好,也会适时地让人们经历一些糟糕的事情。

  三毛从小就被认定为是一个怪孩子,她表现的不合群,不爱说话,她打交道的都是一些奇怪的人或东西。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她生命中第一个朋友是一个哑巴,一个拥有悲伤往事被人嫌弃的哑巴。她在学校经常和哑巴玩耍,然而哑巴走的时候送她的牛肉干却被老师打翻在地,她对哑巴充满了愧疚,认为是自己背叛了朋友。

  还有不得不提的是,三毛总是带着一丝灵异的味道。她最喜欢在坟头玩耍,认为碑文是一种奇异的文字。她说,在那里有好多好多的和蔼可亲的人,他们或有一段忧伤的故事,或有深沉的面孔。灵魂之于她,总有说不出的温暖。她孜孜不倦的算卦和与亡灵对话。

  荷西是带给她快乐的,却也是她最终走向自杀的根本缘由。荷西在一次出海中不幸离世,她像是与荷西有感应似的,在她拥抱荷西已经浮肿的不像样子的尸身时,尸身突然流出了大量的鲜血。她悲痛的亲手埋葬了自己的爱人,离开了那个伤心地。后来,她无数次的在梦中流泪,惊醒。最后,她再也忍受不了对荷西的思念,放开自己向他而去,留下了阡陌一梦。

  我一直在思索,对于三毛的熟悉感从何而来。最后我终于明白,阳光穿过身体总会有一个影子,那影子便是我们始终不敢面对的另一个人忧伤的自己。总有些事是敢想却不敢做的,三毛像极了心中的另一个自己,做了我们想做却没有做的事。

  有时候,我是极其羡慕她的。又有时候,觉得自己和她是同一类人,有着自己的不为人知的忧伤,只想一个人躲在暗处舔舐伤口。

  人的生命不在于长短,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。三毛就是一个疯狂的热爱生命的人,她有着感染别人的明媚,也有着不为人理解的忧伤。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她只在自己搭建起来的世界里活着,又在自己的世界里结束生命,奔向另一个世界


分享到: